2017年11月5日

第二次機會

前幾天一位前輩講了句我應該終身難忘的話。中譯是:

「窮人與富人的最大差別,是富人可以有第二次機會。」

一次就把事情做對很難。多方求教、大量閱讀、謀定後動等,可以降低失敗機率,但在沒實際經驗情況下,太多細節無法言說。足夠努力的人往往在人生中都能獲得一次機會,然而新手上路,太小心、或太大膽,各種失誤都可能錯失良機。

聽到這句話以前,面對自己第一次失敗,感想是:人生不夠長,有太多錯可以犯。從錯誤獲得經驗值不夠,要一次就做對才行。如果不能在順逆境中總是做出正確抉擇,即便持續改善,隨時間流逝,機會成本越來越高,敢冒的風險越來越小,不知不覺,人生就過完了。這體悟部份正確,但未窺全貌,也不如那句話精鍊。

這就是為何別人分享的成功經驗,總覺得隔靴搔癢。那些經驗的確有價值,但很少有人能扛起全部風險,一次就做對足夠多事。那少數,才是真正白手起家的人。而其他,是足夠幸運,即便犯下錯誤,身後仍有資源支持繼續前行的一群。

而不論是那一群,都實實在在付出了許多,也的確辛苦掙扎過。只是他們明白卻不能說出口的是,這些全都不是關鍵。他們會讓下一代受最好教育、在相處中言教身教,盡可能做好準備。最最重要的是:他們會持續支持那些足夠堅持、能學習成長的下一代,付出資源幫忙他們承受失敗,直到他們也取得自己的成功,並把這些再傳下去。

2017年3月31日

Playdead - Inside 可能的世界設定

被 U-ACG 這篇「人類沒落和閃耀之日:論《INSIDE》」挑起興趣,但沒時間玩遊戲,就在 YouTube 看了完整的遊戲歷程。查了查(中文的)劇情討論,似乎少有嘗試解釋全部細節的,於是自己湊了一個。猜想英文應該會有類似文章,但也懶得查了。

(當然,以下大雷)

2016年11月11日

唯左而已

學問不夠所以只能講簡單的話。因為川普當選,想通一些事情。

民主制度不能放棄,因目前為止沒有其他制度更好。而當貧富差距拉大,貧的數目一定比富多。若窮人整天為吃飯煩惱,看不到階級流動的契機,也無法讓自己或子女接受好的教育,那就只能抓住眼前微薄希望,怎麼可能期待他們為了長遠、理想化的目標投票。現代、基礎的法律與政治常理,並不是那麼難以理解,只是人必須滿足基本需求,才有餘裕想到其他。

社會民主主義在日後將更加重要,因為科技發展將會把資源更集中於少數菁英,若仍秉持以工作換取食物、每個人為自己負責的想法,隨著機器取代越來越多人工,高階工作將越來越少,門檻則越來越高,最終大量憤怒的貧窮者將會一再反撲。

但這是難以實現的。從川普的例子就知道,人處在窮困之中時,更容易被利用與操縱。用這種手法得大位者,更不可能放棄既得利益。一旦貧富差距擴大,很容易形成向下漩渦。

曾覺得為何台灣人民如此愚笨,總選出一些號稱世界各國都不會為了保護環境而限制發展的貨色。但我漸漸理解到,其實在充分教育、衣食無虞情況下,大多數人都有能力做出好選擇。只是有沒有「餘地」的問題而已。

然而,不論年老或年輕,掌握多數資源者,很難向左。他們總不願承認在自己的「成功」中,有一大部分來自幸運的精子卵子,或是嫁娶幸運的精子卵子,以及自私自利、操縱他人的行事方式。他們寧願說這是因為自己努力工作、英明神武。每個人都該像他們這樣,不努力的笨蛋活該。

生來就處在較好起跑點的人,不論是智力或是階層等因素,或遲或早在某時點都要選擇,是該努力讓社會變得更好,還是利用優勢讓自己過得更好。一旦做出選擇,就是為自己人生定下基調。曲高和寡,終究是很難換成錢的。

2015年12月27日

阿嬤的話

2016 總統大選第一場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後,朱立倫「阿嬤勸進說」爆紅,網路上各種調侃紛紛出現。發表會沒看,反而是從這些突然冒出的調侃,才得知朱說過這話。當下心裡聯想到的,並不是阿嬤勸進有什麼可笑之處,實際上我覺得一點也沒有。反倒是想到一部老電影,1990 年「走夜路的男人」(The Bonfire of the Vanities),裡頭 Morgan Freeman 飾演法官那段擲地有聲的話:

Racist? You dare call me racist? Well I say unto you, what does it matter the color of a man's skin if witnesses perjure themselves. If a prosecutor enlists the perjurers. When a district attorney throws a man to the mob for political gain, and men of the cloth, men of God, take the prime cuts? Is that justice?

I don't hear you...

I'll tell you what justice is. Justice is the law, and the law is man's feeble attempt to set down the principles of decency. Decency! And decency is not a deal. It isn't an angle, or a contract, or a hustle! Decency... decency is what your grandmother taught you. It's in your bones! Now you go home. Go home and be decent people. Be decent.

- from IMDb

種族主義者?你們膽敢叫我種族主義者?我告訴你們,如果證人們做偽證、如果檢察官支持偽證者、如果地區檢察官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把被告丟給暴民公審、而當穿著袍服的人,一位神職人員,竟收受賄賂,這些跟一個人的膚色有什麼相關?這難道是正義嗎?

我沒聽到你們回話…

我告訴你們正義是什麼。正義是法律,而法律是人類為了對「正道」立下準則做出的卑微努力。正道!而正道不能交易,也不是一個看事物的角度,不是合約,也無法賺錢。正道,正道是你阿嬤教你的東西。那是在你骨子裡的!現在你們回家去。回家,做個正派的人。要正派。



非常喜歡最後那句:Be decent. 多麼簡單,卻又多麼困難。我們立身處事,有沒有讓自己阿嬤丟臉呢?

2015年7月16日

平行

今天讀到兩位女性的生平,一位是尹馨,一位是「超美熱舞新娘」曹玉婷。

都是北一女畢業,外貌也都好,但人生路徑截然不同。尹馨還在師大時拍了寫真集,大四時受不了輿論壓力休學。以演員為業後又堅持走演技派而拒絕王晶:

成為演技派是條漫漫長路,不是沒人提過成名有其他公式、捷徑可循,尤其像尹馨天生就是塊好料,照做絕對不會有問題,唯獨本人興趣缺缺,曾經遇上香港知名導演王晶一口氣要求簽下12部片約,她連見人家一面都婉拒。「簽約之後公司怎麼規畫,藝人不能有意見、不要思考對或不對,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會失去自己,我做不到。」 - 脫掉尹馨的衣服和成見 | GQ瀟灑男人網

但一遇到蔡明亮李康生,即便又是需要破格裸露,仍然照接,也就是「幫幫我愛神」。所以裸露不是重點,能不能以演員身份在演技上受到肯定才重要。近年尹馨也多少得了幾個獎,仍然是非主流,仍然不是大紅,姑且不論作為演員才華如何,他的個性驅使他走什麼樣的路徑,是很明顯的。

再看看被稱作「人生勝利組」的這位新娘,寧可重考也要上台大醫科,一路以來合唱團、北一樂隊、台大熱舞社,課餘的興趣只是興趣,四大皆空的內外婦兒不選,而是選了家醫科參考資料。她不會哪一天說我要去當舞蹈老師所以不當醫生了(我一位高中同學交大電工畢業去做樂團及當吉他老師),也不會選外科累死自己。更進一步說,我敢打賭她不會為愛嫁個玩藝術玩音樂的窮小子,她老公很可能也是醫生,家世則鐵定是中產階級以上。

自己一路走來,受的教育以台灣島上而言,都還不算差。後者這樣的人生,其實很普遍,說起來也就是「平順」而且「實際」。反而前者這種例子,是少見的。

所謂勝利組,應該不需要普遍定義。對自己人生有怎樣期待,想做到什麼地步,該十拿九穩還是挑戰自我,各有不同偏好;對「勝利」的定義以及取得的難易程度,自然也各有不同了。